当前位置:

城市身影|午夜摆渡人 补位夜经济的最后的一公里

来源:红网 作者:杨淑华 余悦琴 编辑:杨淑华 2019-08-02 15:01:27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【编者按】一座城市的兴荣,离不开每一位建设者的辛勤付出。平凡的“他们”为城市贡献着汗水和青春,为生活的美好而努力奋斗,“他们”是这座城市最有温度的缩影,城市因“他们”而生动。即日起,红网消费推出“城市身影”系列策划报道,用组图致敬这座城市的辛劳建设者们。

图/文 时刻新闻记者 杨淑华  实习生 余悦琴

????_20190802121000.jpg

晚上七点半,在长沙街头等待被“召唤”的代驾司机,他们紧盯手机,生怕错过订单

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当大部分人结束一天的工作,汇入下班的人潮时,另一些人开始上班了,他们聚集在灯火辉煌的酒店、KTV、饭馆周边,在他人的觥筹交错间静候一单生意。李师傅就是其中的一员。李师傅叫李发泉,40岁,做滴滴代驾已经2年多了。

在长沙的每个夜晚,代驾司机穿梭大街小巷,在狭小的车厢里,在弥散的酒味中,他们围观着一个个或疲惫、或兴奋、或失落、或不省人事的人生片段。他们有人说,自己的工作像个摆渡人,过客的故事,就是自己的生活。

一天从夜晚开始 见过形形色色的人

????_20190802120751.jpg

李发泉,滴滴代驾司机,在聊天的同时,手指时不时地滑动滴滴代驾司机后台,查看附近代驾情况

????_20190802135225.jpg

在最近随访中,获得了滴滴平台颁发的荣誉证书,拿着证书的李发泉笑得腼腆而又自豪:“证明我代驾过程是标准的。”

????_20190802121211.jpg

在之前的几个小时内,李发泉已经完成了一个订单,纯收入44.24元。

晚上7点,长沙竹塘西路,代驾司机李发泉正等待着新单。和大多数代驾司机一样,李发泉一般选择在晚上开工。大约2年前,为了多挣钱补贴家用,李发泉在滴滴平台上注册成了一名代驾司机,刚开始,每个月除去平台费用,他的收入大概是四五千元。去年下半年,他辞去了白天在车行的维修工工作,开始了全职代驾,现在每个月收入可以达到1万元左右。“比在车行的工资每个月多了三四千元。”

在中国的大城市,机动车保有量逐年递增。自2011年“醉驾入刑”之后,代驾需求更呈现几何增长。这些想到叫代驾的人,虽多还保留着意识,但在酒精作用下,人变得话多、亢奋,多愁善感。多少个夜里,李发泉看遍了形形色色的人生。在酒精的刺激下,很多人一改平日的样子。有车主为了要付几十元的代驾费没有优惠而大发火,李发泉则在顾客的怒骂声中沉默着离开,“白干就白干,跟醉汉纠缠是件很无聊的事。”

有人醉倒在车内昏迷不醒,李发泉在他的车内坐了足足半宿直到他醒来,“曾经一个车主,一上车就吐了,后来还是我背他到家直接送上他家二楼。”有的顾客上车后一言不发,李发泉便在征求路线后默然驾车前行;有的顾客则亢奋地东扯西扯,李发泉只能出于礼貌回答几句;有的顾客会递根烟过来,喜欢抽烟的李发泉却不能接,“妨碍安全驾驶的事一概不能做,包括聊天。”当然也有车主很豪气:“曾碰到一个车主,一打赏小费就是200元。”

虽然才做代驾2年多,李发泉几乎开遍各款车型、听遍各地方言;见过各式各样的人,也遭遇过不少突发事件。他的乘客,也并不都来自灯红酒绿的街头。有新手司机,不知道怎么把车开出车位,向代驾求救;有人加班太过疲劳,担心开车睡着有危险,找代驾图个心安。大多数情况下,当这些人坐在李发泉身边,往往是一天中最失意、疲惫的时候;他们有意无意间流露出的感情,总会影响到他。“有时候,‘万人皆醉我独醒’真不是好事,这意味着所有乘客的负面情绪,都要我一个人吸收。”李发泉说。

昼伏夜出 没有比回家更漫长的路

????_20190802121106.jpg

等待了一个多小时,没有接到单的李发泉有些焦虑,手指不时地在手机屏幕上滑动,查看滴滴代驾后台

????_20190802133329.jpg

滴滴后台,李发泉看到的当时他所在地在等待订单的代驾司机们

????_20190802134547.jpg

小小的折叠自行车,显得李发泉的背影有些高大。这辆车是他赶往目的地和回家最重要的交通工具

晚上八点,李发泉已经等待了一个多小时,同他一起来的另一个代驾司机已经接单走了。李发泉显得有些焦急,手指一直在滑动手机屏幕,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平台附近正在等待接单的代驾司机。“这附近停了这么多车,肯定还会出单。等待接单的代驾司机只有这么多,待会就会有生意的。”李发泉很确定地说道。代驾司机都有着自己熟悉的活动范围,李发泉的范围是竹塘西路的这一带,这段长约3公里路段周边的五六家餐厅都是他的“地盘”。

平时,在他的“地盘”,订单集中在晚上七点半到九点之间,时间已过晚上8点,如果再没有等到单,他还会在附近溜达一圈。晚上8:13,一个订单如愿而至。李发泉赶紧打电话过去,“您好,滴滴代驾为您服务,请问老板在哪里,我会按照导航过来,您稍等。”顾客就在不远处的一个酒楼,李发泉带上安全帽赶紧驱车赶过去,“要尽快赶到,这是平台的规定。”

比起开车,更让李发泉发愁的,是收工后的回程路。为此,他花了3000元钱购买了一辆折叠自行车,如果距离不远,到达目的地后,他便打开折叠自行车,拼命往家里赶。不过在李发泉代驾业务中,并不是每一单都在长沙。“最远的地方去过株洲湘潭。”李发泉说,如果能赶上高铁,回程就不是问题,如果不行就只能看看附近有没有共享汽车,开共享汽车回家。多数情况下,代驾司机常选择拼车、夜班公交和便携交通工具回家,而为了省钱,李发泉通常只选择后两种,“女儿已经读小学,补习班、兴趣班的开销都不少。”

最近,李发泉把凌晨三四点的收工时间提前到了两点。对于已经进入不惑之年的他来说,熬夜奔波久了,身体越发吃不消。在长沙气温30度以上的夜晚,李发泉穿着短袖工装,只感觉汗水一直往下流,不一会衣服已经湿了一半。长沙七月的晚上很闷,没有一丝风。在李发泉“蹲点”的周边,陆陆续续又来了三五个骑着折叠电动车的代驾司机。他们或许从未相识,却总能很快聊得热络;分享着最近冒出的抢单点,笑骂着刚刚遇到的奇葩事,感慨着一起奋斗几年的朋友,前两天突然转了行。旧人走,新人来,代驾也许只是多数人事业中的一种短暂选择。但不可否认,有人靠它度过了一段困难的日子,有人靠它重新找到了为生活打拼的狠劲。

【后记】代驾成为多数人“第二职业”的选择 市场逐步规范

近年来,代驾司机行业发展迅速,有数据显示,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,全国代驾需求达到2.67亿人次,中小城市增长最快,女性用户群体也呈增长趋势。一位代驾司机说,随着行业的扩张,做代驾的人越来越多。“时间自由,门槛低,代驾成为大多数人‘第二职业’的选择。”代驾司机多了,相较前几年,钱就不像以前那么好挣了。“而且一些地方时常出现一些黑代驾,一些饭店、酒吧与黑代驾之间形成合作关系,这些地盘正规代驾司机是进不去的,黑代驾乱收费甚至是偷窃等等,给整个代驾行业造成了不好影响。”

为了尽可能地规范,不少正规的代驾公司在代驾司机的培训上下足了功夫,从礼貌用语到规范操作事无巨细。滴滴代驾通过大数据技术支持的订单派遣系统,滴滴代驾平台上所有司机必须经过严格培训和考核才能上岗,包括无犯罪、酗酒、交通违法等不良记录,拥有五年以上驾龄,驾驶技术有保障,有良好的安全意识与驾驶技术。

同时,滴滴代驾司机在服务时必须携带工牌、后备箱垫、坐垫套、手套、马甲、骑行头盔等装备以提升用户体验。同时,为进一步保障用户和司机的权益,滴滴代驾平台上诞生的每一笔订单,都可以享受保险保障,涵盖了车上乘客人身伤害、车辆损失、第三方损害责任等。为了保障司机出行安全,滴滴代驾还在业内首个推出骑行头盔计划。

在代驾行业,人来人往永远是正在进行时,不时会有新人欣然而至,同样也会有旧人愤愤离开,这种“第二职业”注定是多数人的兼职选项。尽管有不如意和抱怨,但订单一来,代驾们便又振奋地驶向下一个目的地。凌晨2点,李发泉已经准备收工,与此同时,还有众多的代驾司机正穿梭在大街小巷之中,每多接一单就多挣几十元钱。几个小时后,太阳还照常升起,他们有的人又将出现在“第一职业”的岗位上谋生,有的人则准备养精蓄锐等待第二天夜幕的降临。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3C频道首页